相关文章

一线卡车司机:“618”能挣很多钱,但更我喜欢日常跑专线

物流指闻   |   来源: 中交兴路   |   2020-06-22   |   0 0

4位卡车司机的“618”故事

又是一年“618”,忙碌的除了积极下单的消费者、全员应对的电商平台,还有无数奔忙在公路上的卡车司机。在我国公路货运占比较高的运力结构背景下,卡车消化了快递爆发性增量当中的绝大部分运输需求。

中国的快递量从2014年全年139.6亿件增长到2019年635.2亿件,其中618双十一之类的电商大促贡献了巨大的增量,2019年11月单月快递量同比2014年增长642%。我们便利购物的背后,是几千万忙碌在公路上的平凡身影。

01

个体司机楷哥:

相比电商大促的“横财”,跑日常专线还是更舒服

6月13日,河北廊坊的货车司机楷哥驾着满载轮胎的货车,从长沙驶向天津。这条全程1500公里要开上一天一夜线路,楷哥已经跑了两年多时间。以往到达天津后,楷哥会回廊坊家中稍作休整,但这一次,楷哥需要争分夺秒,想趁着618接一单运费高一点的活儿。以他往常的经验,每逢电商大促,运费会比平常高出一两千,如果遇上爆仓,价格还会更高。

楷哥名叫张冬楷,今年43岁,河北廊坊大城县人,17岁出来打工,先在建筑行业干了十年, 2011年楷哥买下了第一辆货车开始,十年间陆陆续续换过七辆车,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老司机。

去年双十一,楷哥第一次参与电商大促,他印象非常深刻:运费一路飙升,早上还是八千,到中午就变成了九千,晚上价格窜到了一万,暴增的货运需求推高了运费。双十一后第三天,楷哥接了一单申通快递公司的货物,从天津拖了满满一车包裹南下,一路过来,他只睡了两三个小时,11月15日下午4点多进入长沙,但前方的交通事故又耽搁了楷哥四个小时,晚上8点多钟才赶到运转中心。

这只是开始。进入双十一,这个运转中心就开始了24小时超负荷运转,但全国各地的货车仍源源不断地赶来。不得已,运转中心通知前来卸货的司机表示只能排队,凭号进场,先到先卸。司机们排队领号,然后回到车上睡觉等待叫号。

楷哥把车停好后,赶到了运转中心门口,拿到第330多号,工作人员告诉楷哥,他估计要到17日凌晨甚至18日才能进场卸货。排到号之后,楷哥才想起自己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吃东西,转了一圈没找到吃饭的地方,楷哥向跟前的卡友问路,卡友拿出两个包子,送给了楷哥。“我当时感动得差点哭出来。”别人拿到号后开始睡觉,楷哥不放心,他每隔两小时设置一个闹钟叫醒自己,看看排队进度,顺便看看手机有没有漏接的来电。“我怕万一突然接到卸货电话,不能及时把车开进去的话,估计又要重新排队。”

11月17日凌晨2点,楷哥终于接到了转运中心打来的卸货电话。这一趟下来,楷哥差不多能挣上三四千,但如果仔细算账,跑一趟双十一比自己平常跑专线多赚不了太多。

原来一个分拨点的货物可能用5辆车就够,现在得用几十辆来运输,占位难、卸货慢,跑的趟数反而少了。虽然总体收入会比平常多一些,但肯定没办法跟货量成正比,刨掉过路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真正能到手的就不多了。

从长沙返回天津,楷哥又拉了满满一车顺丰的快递,顺丰对时效的要求特别高,到天津只给二十三个小时,楷哥二十个小时就到了。“打瞌睡了就冲咖啡喝,每次冲三袋,一路上得喝十几包咖啡,如果还不清醒,就拿用冰箱里的凉矿泉水往头上浇。”在路上,楷哥最强烈的渴望就是赶快到家赶快睡觉。“结果到天津了一点也不困了,浑身酸疼像散了架一样。”

电商大促期间,楷哥最直观的感受是路上大货车的事故比平常要多出不少。“这种事情见的多了也就麻木了,卡车司机本来就是个高危行业,挣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我就有好几次因为打盹从慢车道冲到上快车道,后面跟着的卡车司机狂按喇叭,听到喇叭声人立马精神了,现在想想都后怕啊。”后面的车超过去后,楷哥会鸣笛感谢卡友,在路上,这样一声声在外人感觉很讨厌的刺耳鸣笛,不知道挽救了多少卡友的生命。

“不夸张地说,物流公司向用户承诺的半日达、次日达都是卡车司机用命换来的。”回想起路上的惊心动魄,楷哥有些激动。他觉得这样的活偶尔跑一两次还能扛,连轴转谁也受不了。相比每年一两次的‘横财’,楷哥更愿意跑专线,收入稳定,也能少操心。”

这几天,楷哥也在关注618相关的货源,但似乎价格并不如往常那么高。他分析,今年路上车多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受到疫情的影响,人们肯定不会像往年那样疯狂购物,电商货运的需求也比往年有了缩减。如果有比较合适的活儿,楷哥还是会继续投身到今年的618司机行列当中。

02

电商平台卡车司机小舒:

今年618的货物没往年多,但退货明显多了

今年618还没到,某电商平台快递司机小舒就趁着促销给自己买了衣服鞋子。“618和双十一购物节期间的工作和平常工作内容没多少改变,只是节奏加快了很多。” 但今年他的感觉还是有些许不同:“不过今年的618货好像没往年多,退货反倒更多了。”

小舒今年25岁,入跑卡车这行已经有两三年,还是个95后年轻司机,是重庆本地人,跑的路线也在重庆市范围内。小舒所在电商公司的快递司机是路线承包制,按小舒的话说,“说大一点就相当于招标嘛”,货车和路线签约,工资待遇和工作安排都是根据路线而定的。

分工明确的快递运输链中,小舒负责的是从分拣中心到区县站点这一环,每天跑固定路线,巴南区的分拣中心到万州、开县,来回统共七百多公里,一天能跑一趟,因此工作的周期也是以天计。

小舒的一天的工作是从凌晨开始的。凌晨两点,分拣中心的装卸工装好货,司机关好车门打卡统一发车。小舒的路线有三百五十多公里,公司要求的到达时间是八点半,中间有六个半小时的时间,因此睡眠见缝插针地分散在一天的工作周期中,按小舒的说法叫做“一节一节地睡”。

习惯昼夜颠倒的生活后,前半夜瞌睡少,就尽量直接开到底,有时四五点钟瞌睡来了没办法,便去服务区歇一会儿打打瞌睡。尽量每天六七点到达区县快递站,在到站后等待装卸工的时间里再趁机打个瞌睡。到达区县之后,八点半装卸工准时来卸货,卸完货再回程,中午十一二点到市区,吃午饭、睡觉、晚上七八点钟起床做些自己的事情,十一点再小困一会儿为明天开车养足精神,就完成了一个快递货车司机在三百五十公里山路上的一个轮回。

618和双十一对于小舒这样每天跑固定路线的快递司机而言,工作内容并没有改变多少,只是工作节奏紧凑了许多:货物量增大,装卸时间变紧,车子到站和装卸货物之间便不再有空隙,装卸工人都加班加点干活,平时两个人装一辆车,双十一时就要四个人装,车装好了立刻出发,装好一辆走一辆,每辆车都是满载的,分拣中心还得再叫加车过来继续装才能装得下。而早上六七点钟到了区县,区县的装卸工和快递员也已经早早地上班,到站和卸货之间不再留给小舒打瞌睡的空隙,他总结起来,购物节期间的工作就是“装满就走”和“到了就卸”。

电商购物节的到来一年比一年提前,快递的应对工作也愈发提前。今年618的气氛,小舒这两天已着实感受到了不同:一是退货多了,从前他的车回程是不拉退货的,现在也要时不时地拉退货,要在区县等到下午五六点装好退货,七点钟发车;路线长的同事来回一趟要一千多公里,等不到下午,只能早上卸了货就立马装上前一天的退货,加上装退货的活,一天的工作就紧张了许多。

二是今年618货物似乎没有往年那么多,自己好像没有往年618一样忙碌了,车子有时是装不满的,“过去618还是非常忙的,今年比起想象中相差不少”,他觉得,这也许是受到疫情影响,大家的购买力不如从前了,又或许是进货的高潮还要等到再过两天才会到来。

03

快运公司外协车司机小周:

618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但双十一更累

对于618,跑快运的小周没有太多直观感受。“我过的日子就是‘黑白颠倒’,别人下班我上班,可以说我的工作算不上天天像双十一,但至少天天是618。像我这几天跑的也算是618活动期间的活儿了,综合往年618来看,我感觉影响力还是没有双十一影响大。”

来自河北廊坊的小周跑某快运大件运输3年多,为了离家近,他选择的固定路线就是从廊坊市文安县的某快运仓库到天津普洛斯物流园该快运的分拨中心。作为某快运站点的外协车辆,他的运输很规律,一般每天下午去文安县的某仓库取收货,夜幕降临后就准备开车前往天津交货中转,因为货物要求在当晚11点半之前到达天津普洛斯物流园分拨中心。

从文安县到天津约130公里,小周日常在路上需要开2个小时。到达天津普洛斯物流园某分拨中心卸完货后,小周就开始准备装回文安的货。他需要在第二天早上9点之前,返回至文安县某仓库卸从天津运来的货。卸完这车货后,此时连着一晚上没休息的小周才有空回家睡觉,等待晚上发车去天津。

(快运分拨中心仓库)

总体来讲,虽然都是大促,但小周觉得618和双十一没法比:“我拉的文安县内的快运,都是从乡镇收上来的,从天津回去的货也是到文安县内的。某快递在我们县有三个站点,在我所合作的站点内,618期间,我这一辆车就能拉完当天的货,平时也是这样。

双十一期间,我们站点内的车就不止我这一辆了,还会再雇一些其他的外协车辆。”卸货是另一个关键因素:“一般到达天津分拨中心卸货需要1-3个小时,像遇上双十一这种大型的电商活动,快运车辆比较多,所以进出园区都需要排队,卸货时间就不太确定,有的时候会排上几天。但是今年和往年的618,卸货的车辆也不用排长队,和平时没啥区别。”

从运费来讲,快运行业并不会因为双十一、618等电商活动会给运输司机增加费用,所以为了省钱,小周都是自己一个人跑车,除非家里有事走不开,他会临时找个司机来顶。“我赚的钱是按照趟数来的,每趟1300元,平时基本是一天一趟。从赚钱来看,双十一、618对于我没啥太大的吸引,反而会让我因为卸货排队时间长赚的更少了。”

04

95后快递公司外协车司机小文 :

希望电商大促能少一点,司机太累了

小文是一位95后,已经跑快递7年了,2016年他独立养了一辆9.6米的卡车跑快递,服务过圆通、申通、韵达等快递,目前作为某快递公司的外协车辆专门跑福建到济南的线路。关于电商大促,小文觉得比平时累多了,车增多,卸货装货时间大幅增加,双十一会比618更累,他希望电商活动能少点,司机受不了。

小文之前跑快递也去北京,但是由于车辆不是京牌车,需要办理进京证,所以比较麻烦,为了离家近,就选择了福建到济南的路线。从福建某快递分拨中心装货,送到济南某快递分拨中心,总里程约1500公里,这些货要求小文在24个小时之内送到,所以一个人开车根本忙不下来,小文雇了一个司机和他一块跑。两人的状态基本就是“人歇车不歇”,轮流休息将货按时送到。

一般将快递从福建分拨中心送到济南分拨中心之后,为了不疲劳驾驶,配货站都会给其他车辆配送快递回福建,让当天到达的车辆休息一天,小文也会回济宁的家里休息一天,陪伴妻子和孩子。但是遇上双十一,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根本没有休息时间,都是24小时随时待命,卸完货就立马装货,然后出发。618期间不会这样,货量不会多到这个地步。”

小文跑快递7年时间,对比每年的线上电商购物节,他最直观的感受是:“首先是货物越来越多,前几年那一堆去济南的货2车就能拉完,近几年3车也拉不完。其次,等货时间更长。618活动时间大概也就4、5天,这个路线我也就能跑一趟,相对受影响比较小;但是双十一时候活动持续时间大概有半个月,海量的订单很可能会造成爆仓,延误送货时间,为保障服务质量,某会抽调外包车辆作为后备运力以应对紧急情况。

这期间快递公司的自有车辆优先卸货,外协车辆排队卸货,最长要等上3天。因为仓库基本上已经被卸货的车辆占满,到时候装满货想要出来都得排队。这整个期间因为排队耽误的时间对我来说影响还是蛮大的,我要少跑公里数的。”

“运费越来越少。跑快递是按照公里数来算钱,刚跑快递的前几年,运费每公里7块,遇上电商节会更高一些,能到10块每公里。而现在,快递车越来越多,运费是一年比一年低,平时运费跌到4块钱一公里,618这种节日会涨一点到4.5元,双十一的时候最多到6块。”

小文表示:“作为司机,我本人希望电商大促能少一点,虽然最后能多赚一点点钱,但是整个人非常累,根本没有了自己的生活。”

来源/中交兴路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