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猜想:百世分拆在即?第一个被剥离的板块竟然是它?

物流指闻   |   来源: 驿站老鬼   |   2020-06-28   |   0 0

期待百世接下来的选择和表现。

近段时间,如果要盘点最受关注的玩家榜单,非百世莫属,其近来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多方的神经。

5月28日,百世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有喜有忧。核心的几项数据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并不是特别乐观。

在一季报发布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面对投资者的提问,周韶宁首次公开提及和回应了“业务分拆”这个思路。他说:

“公司目前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也正在积极评估业务剥离和业务审查的相关进度。这一情况可能在接下来几个季度会有更明确的披露。”

一句“正在积极评估”传递出的信号再明显不过——百世已经将业务分拆事宜排上日程。

如今百世业务分拆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而且还是颇为关键的一步: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近日,百世旗下的百世店加的股东由百世物流科技更换为BEST STORE NETWORK MANAGEMENT LIMITED(在香港注册);最终受益人依然是百世掌门人周韶宁。

微信截图_20200628102254.png

微信截图_20200628102312.png

信息来源:企查查

百世店加“变更”股东,这个看上去不经意的动作,很有可能就是百世分拆或者说开始剥离相关业务板块的前奏。

01

百世焦虑,分拆在即

百世有必要“拆”吗?老鬼的答案是肯定的。

从一季度的表现来看,受疫情影响以及快递、快运市场价格大战的波及,百世主要业务板都在亏损,承压极重。

其中快递包裹量的同比增速出现下降,第一季度包裹量为13.2亿件,同比略减1.9%;亏损额为2.76亿元。快运一季度货运量为107.4万吨,同比减少15.3%,亏损约2亿元。

对百世来讲,这不是好兆头。要知道,作为主业的快递和快运,在2019年全年是实现了盈利的、是百世为数不多的两大赚钱板块。

除此之外,供应链、店加、国际、优货等业务板块在今年一季度也未能扭亏,业务表现虽然各有起色(比如国际收入暴增近两倍,云仓订单增长近35%),但整体仍处在“战略投入期”,烧钱不止。

七大业务板块,除了百世金融(capital)实现盈利,其他6个主力板块全亏。这也是百世今年一季度亏损额度同比扩大的主要原因。

Q1财报电话会上,有投资者问:为什么没有提供未来季度的业绩指导?如果不能提供业绩指导的原因是因为不确定性的话,那么这些不确定性可能来自于哪些方面?

对于这个颇受关注的话题,周韶宁给出的答复也耐人寻味。他坦言:虽然百世第二季度的复苏表现令人满意,但目前市场在定价等方面依然存在波动性因素,因此无法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业绩指引。

周韶宁表述的很委婉,核心其实就一点——未来“价格战”仍是市场竞争的主流,但在对待价格战的态度上,各大快递,包括百世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打或不打、打到什么程度,都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直接影响业绩表现。

从目前百世采取的措施和规划来看,其对于利润的渴望也非常迫切。

比如在回答投资人“公司是否会在牺牲一小部分销量的基础上,保证价格的区间稳定或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正”这个问题时,周韶宁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确实如此。”

面对如此不容乐观的场景,百世难以掩饰自己的焦虑处境。

在这种情况下,百世不得不积极展开自救,而既能缓解财务报表压力,又有助于提升运营效率的举措之一就是对业务进行分拆:

“分拆可以解压,也利于聚焦。”

在老鬼看来,百世未能提供未来季度业绩指导的另外一个潜在的不确定性因素就是可能会进行的业务剥离或分拆。毕竟,对现金流以及利润来讲,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另外尤其重要的是——对百世来讲,业务分拆或剥离的想象空间不仅仅体现在报表上。在应对市场变化的战略选择和执行中,也会更加主动,可进可退。

所谓“进”,分拆可促利润向好,缓解财务压力的同时,造血能力也在提升,从而聚集起更多的财力、精力和资源来跟同行竞争;

所谓“退”,借用老鬼在投资圈里的一位朋友的话就是:即便是卖,拆开了也能卖个很好的价钱,在议价方主动,也更具溢价空间。

韵达与德邦的“联姻”带给我们一个启示,未来的快递之争已不适合单打独斗,合纵连横式的组团作战才是实现共赢的王道。

02

剥离店加,聚力前行

既然已经提上日程并开始评估,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成了:拥有七大事业部的百世集团,为何首先“拆”的是店加?原因大抵有二:

1.轻装上阵

在分析之前,先简单介绍下百世店加的情况。

2013年,周韶宁在杭州注册了一家公司——百世店加科技(杭州)有限公司,并亲自担任法人代表。

工商登记信息同时显示,百世店加注册资本高达1亿美金,母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直接控股,而且是唯一的股东。从经营范围看,便利店的相关业务就在其中。

2015年起,百世店加作为百世集团第七大事业部,正式启动运营。通过“百世邻里”这个固有品牌和授权,整合末端资源,探索社区增值服务项目。

2019年,百世店加全年营收28.17亿元,相比2018年28.45亿元,同比减少1%。2019年百世店加净亏损3.7亿元。

老鬼在4月份的时候就曾写文指出,百世的生态体系已经很完备,各业务板块也相对独立且具备了自我迭代和成长的能力,因此在接下来的“闯关”中,有两个战术可选:

一个是仍然坚持现在的生态作战,抱团前行;

一个是适当进行“分拆”或者剥离,从“生态圈”向“集团军”转变。

于现在的百世而言,前者是仍需负重前行,后者还可以轻装上阵。在负重前行十多年后,显然到了向第二条路转身的时候。

实际上,周韶宁在Q1财报电话会议中提及到的、正在进行评估的“业务剥离”,大概率上就是遵循了这个思路和逻辑。

不管是基于未来的长远发展,还是当下的竞争需要,百世都必须要尽快减亏、扭亏,进而实现盈利,强化造血能力。而将仍处在战略投入和培育期的店加等业务从上市体系剥离,一方面有助于深耕快递、快运的发展,集中精力在市场挖潜;另一方面,也能够快速回笼资金和提升利润,做到真正的扭亏为盈。

2.势在必行

老鬼的朋友安德华在聊到的“百世分拆”这个话题时直言,最理想的一个思路和方案就是将已经具备稳定盈利能力的业务分拆和独立,比如快递和快运这两大主业。

以百世快递和百世快运的体量规模、营收能力以及市场潜力而言,如果进行拆分和剥离,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保持财务独立的同时,在业务方面仍然可以有多种方式和途径来实现资源共享和协同。

当然,如果将具备了赚钱能力的快递和快运两大主业同时拆分独立,在实操方面存在一定的难度,那么第二个方案就相对容易,也更加可行——将目前亏损最大的业务板块,或者说未来仍需要长期投入的板块剥离出上市体系。

由此看来,百世将店加进行剥离和拆分,势在必行。

神仙打架,各有绝招。通达百丰之间的江湖争斗激战正酣。他们当中,没有一家会轻易被打倒,也没有一家能够轻松胜出。在其他诸多外部因素的作用和推波助澜下,这更是一场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暗战。

期待百世接下来的选择和表现。

虽然时间可能不多了,但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面,一切仍皆有可能。

来源/驿站老鬼(ID:yizhanlaogui)

作者/驿站老鬼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