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纪实:确诊外卖员老孔的轨迹

物流指闻   |   来源: 极昼工作室   |   2020-06-30   |   0 0

6月23日,北京市公布了一名外卖送餐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47岁,平均每天接50单左右,送餐范围主要在南三环至南四环,每日7时至21时工作,然后骑电动车接妻子回家。信息公布后,不少人感到心酸,“努力生活的人不应该被指责”。本文试图还原这位外卖员现实中的轨迹。

老孔是东北人,个子不算高,因为47岁在外卖员里算得上“高龄”,又被大家戏称作孔老头。一个认识他的中年骑手说,孔老头对人和善,每次见了面都要打招呼,实在顾不上就按一下喇叭,点个头再骑着电动车擦肩过去。

除了干活卖力,老孔最有知名度的一点是对媳妇好,每天都要骑着电瓶车接送她上下班。南三环外宋家庄地铁口的那家麦当劳,是老孔过去经常等餐的地方,与妻子工作的首开福茂商场只有一街之隔,她在商城三楼一家餐厅工作,是一名服务员。

北京城里,老孔这样的外卖员太多了。6月23日,一则新冠疫情通报让老孔从这座城市几万个外卖骑手中浮现出来。

通报中展示了确诊前老孔的行动轨迹:从6月1日至6月17日,他每天都在饿了么平台接单送餐,每天接50单左右,从早上7点送餐到晚上9点,然后骑电动车到首开福茂商场接妻子回家。确诊前一天,他从早上10点工作到晚上10点,第二天,6月21日早上9点,他被一辆120救护车送到垂杨柳医院发热门诊,当日确诊。

新闻发布后,有网友从被公布的行程轨迹里窥见了一个中年打工者的心酸与疲惫,也有人觉得那是“底层的写照”。一篇自媒体文章在网络上刷屏,作者拆解了老孔每日送50单具体意味着什么——每天14小时的工作量,每小时4单,且这4单必须在同一个地方或者附近才能完成。绘制的轨迹图还显示,这名外卖员送餐的范围大概是以老婆的工作地点为中心的。

2.jpg

网友制作的老孔送外卖轨迹。图片来源网络。

老孔确诊后,与他接触过的顾客、同在一个队的骑手都被要求集中隔离14天,最后几天接单记录里的商家员工也被要求做核酸检测。

南城香的成寿寺店是他确诊前4天取过餐的地方。店长说,他后来去调过监控记录,画面中确诊的外卖小哥穿着一身鲜蓝色的饿了么骑手工作服,印象中是第一次来店里取餐,只短暂地停留了1分钟,就转身出门奔向电瓶车。

店里刚刚统一进行了核酸检测,现在,当值的七八个人,包括厨师在内,全部被要求重新检测并隔离。结果出来之前,店铺暂时歇业。店长说,疫情之后,店里的生意远不如前,最近刚有回暖的迹象,又赶上了这事。

成寿寺路上餐馆林立,在这条路上等单的骑手说,新闻在网络上刷屏之后,附近的订单量骤减,顾客对外卖员也产生了畏惧心理。31岁的饿了么众包骑手李洋(化名)说,他在路边等餐时碰到两个骑自行车路过的年轻人,其中一个大声冲对方说,离外卖员远一点,危险!他一直记得那个年轻人嫌弃的眼神。

“我们也害怕被感染啊,但没办法,得挣钱吃饭。”李洋说,这几天自己所在的骑手群聊里不断在刷屏有关确诊外卖员的消息,有人说对方是饿了么优选的骑手,平常主要跑宋家庄一带的单子。

优选骑手比众包骑手的规矩更多:每天要保持至少8小时在线时间,系统自动分配订单,无论远近都不能拒绝,否则报酬会打折扣,必须穿着饿了么专属的鲜蓝色服装,佩戴头盔……当然,优选骑手每一单的收入会比众包骑手稍高一些。

李洋和身边的几个骑手最惊讶的一点在于,老孔的跑单数——正常情况下,一天能接三四十个单子就算很辛苦了,50单的配送量意味着至少10小时的连续运转,也意味着300元以上的单日收入。

老孔常去等餐的麦当劳店铺的旁边有一个地下美食城,附近的派单多从这里发出。很多日子里,老孔就等在这儿。现在,不同平台的外卖员仍然聚集在那里等单,有小哥趴在电动车的车头上刷着抖音,等待派单系统的召唤。背后车来人往,城市依旧规则地运转着,并不会因为一个外卖员的暂时消失而停滞。

为了多赚点钱,一个外卖员过年期间留在了北京继续接单——过节前后的配送费增加,平台还会发奖金。疫情最严重那会儿,订单量剧增,处于爆单状态,那个没有回老家过年的外卖员记得,那段时间是整年里效率最高的时候:无接触配送不需要送到顾客家里,节省时间。

为了防止感染,骑手每天需要测量体温,外卖箱每天消毒好几次。不是不担心,一位在宋家庄地铁站口等单的众包骑手为了确保安全,年后整整在家闲了一个多月才复工。

3.jpg

2月,北京的一位外卖小哥。

老孔的确诊也让同在一个等餐点的其他人有了更多防护意识。但比起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外卖员们更忧虑订单的减少,一个外卖小哥说,最近系统封了好多人的号,只要是去过类似于新发地市场这类确诊地的,系统自动封号一段时间——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他们的行动轨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小双的爸爸就是“被动歇业”的一员,巧合的是,爸爸和老孔早在两年多前就认识,当时他们是百度外卖同一个站的同事,年龄相近,经常在一块聊天,后来百度外卖被收购,他们又同去饿了么成为优选骑手。

小双说,爸爸两周前就给老孔发过微信,“我爸说好久没看见老孔了,不知道他最近生活怎么样”,但发出去的消息一直没有回复,后来听说平台组织骑手分批进行核酸检测时,有人的检测结果是阳性,小双的爸爸还担心,又给老孔发微信,仍然没有回复,“那时候我爸爸就觉得可能真的是他。”小双为这个素未谋面的叔叔感到忧心。

后来老孔在接受北京卫视采访时,也印证了这一点,“团队、小组长组织做核酸,晚上9点左右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我是阳性的。”

4.jpg

6月20日,北京,一名护士正在为外卖小哥进行咽拭子采样。

6月25日下午,阴云笼罩。小双说,作为可以自由选择结束时间的众包骑手,他可能下午不再配送了。雨点越来越密,天空迅速变得晦暗无光,到了晚上,首开福茂的灯光仍然闪耀,以往,这个时间正是老孔接妻子回家的当口,从商场到老孔租住的红寺村只有两公里多,冒着雨的话,最慢20分钟也能骑回家。

那是另外一个世界。红寺村位于南四环附近,附近很多城中村,外来租户占到百分之九十多,黄色外墙的砖瓦平房一间挨着一间,有房东为了出租方便,在原始的平房顶上又加盖了一层。墙面上、电线杆子上到处贴满了租房的广告。这里房租低廉,最便宜的500块每月,贵的1000多,绝大多数的出租房没有独立卫生间。

从村口绕小巷子走到老孔家,一路上能看到各种平台的外卖配送箱——由于房租很低,又距离城区近,这里吸引了很多外卖员租住。

但无论职业如何紧密相连,这里的租户都更像是孤岛。绝大多数的村民是在新闻上看到了消息,才发觉和这家人住在同一条街道。他和妻子早出晚归,很少和村里人来往,邻里之间对彼此知之甚少。

根据通报里的行动轨迹,老孔和妻子晚上收工回家前,还会在附近的菜店、水果摊买东西。现在,村里的超市、饭馆都停止了营业,连路口卖水果和蔬菜的小摊子也不得不收起来。

5.jpg

红寺村。殷盛琳 摄

老孔确诊后,村里核酸检测的队伍从村头排到村尾,一个被临时抽调过来的保安,从大早上忙到中午还没来得及填饱肚子,到村路边山西菜馆旁想寻口饭吃,老板连门都没开,“不敢开厨了”,他在窗户那头摆摆手。红寺村所在的朝阳区小红门乡已经升级为疫情中风险地区,保安胸口的对讲机里不断传来领导的指示:”引导村民!保持距离!”

村道边川菜馆的店主声称自己见证了外卖员被救护车拉走的过程。那天早上8点多,他正站在自家店外,和街上的村民闲聊,看见一辆救护车直接开到村里,在村东头停下,拉走了老孔一家三口。店主说,前一天晚上就有迹可循,9点多的时候,村里突然管控严格起来,不许随便进出。他注意到,救护车开来的时候没有拉响警报,老孔一家被拉走后不久,又开进来一辆救护车,对他们居住的出租房进行了全面消毒。

老孔家东边的邻居因为要做零工,每天5点多就要出门,晚上11点才回来,没怎么和孔家打过照面,只知道他送外卖,因为电瓶车经常停在屋外头。西边的邻居是房东,楼上扩建的房子都租了出去,小辉是其中一个租户,在距离老孔家几十米的地方住了两年多,彼此见过几回。

1997年出生的小辉做了两年多的装修工,干一天有一天的钱,由于疫情的原因,装修队没活,老板的电话迟迟未到,他已经蜗居在二楼8平米的小房间里很长时间了,房间小到连想安个空调都没法装——主机不知道放在哪,一架双层床、一张单人桌已经占去了房间的大部分面积。小辉习惯的休闲方式是窝在下铺刷一整天的小视频,一个个刷过去,时间打发起来也容易。

他饿了就把锅从床底下翻出来,到房间外面的狭窄过道上做点饭。老孔家也不例外,落锁的房间外,有一个小木柜,放满了罐头,里面是倒进去的调味料。再转过拐角的废旧木门,才是隔起来的煤气灶台。黑色的电瓶车孤零零摆在屋外,印着“蜂鸟即配”字样的天蓝色配送箱显示出主人的身份。

北京卫视的记者在地坛医院见到了电瓶车的主人。老孔皮肤黝黑,推了平头,正在接受治疗,他说自己最普通的一天就是早上7点送媳妇上班,之后开始接单,直到妻子下班。6月1号到17号,他在配送的过程中全程佩戴了口罩,但接触的客户还是被隔离了。让老孔惊讶的是,一些顾客非但没有来问责,反而发微信安慰他,祝他早日康复。“我心理压力挺大的,觉得连累大家了”,老孔对着镜头说,希望他们都没事,14天隔离期结束后能出去和家人团聚。

饿了么已经公开表示,不会辞退确诊的外卖员。6月25日,又是一条好消息,老孔的妻子和孩子核酸检测为阴性,正在进行集中隔离观察。

在不久的以后,老孔或许还会骑着黑色雅迪电动车在立交桥下穿梭。轮胎摩擦南城的数条街道,把烧烤、水果、麻辣烫、肉饼交付到顾客手上,得到一个五星好评或者没有。晚上九点多,结束一天的疲累,“驮上”下班的妻子,回到出租屋。

本文来源极昼工作室(ID:media-fox),关注可查看更多故事

作者/殷盛琳 

编辑/王珊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