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老兵回忆:中国快递的江湖往事

物流指闻   |   来源: 老晕说   |   2019-10-08   |   0 0

得着空在看以快递创业为背景的电视剧《在远方》,只看了2集,剧中的一些场景使我勾起了很多回忆,所以有了突然想写点什么的欲望,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提起快递江湖了,物是人非,这里闲来聊几句。

01

大背景

先来说说当时快递的大背景,剧中出现了邮政的稽查大队如何去查黑快递,以及对邮政专营的理解,感慨颇多,相信在25年前经历过的快递老人们都有难以抹去的记忆。

90年代的快递,因为邮政法的对于信件的定义:带有信息载体的文件都是邮政专营。所以当时的快递是不允许做文件的,哪怕商业文件,企业到企业端的都是不可以的。同时邮政又是政企不分,又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剧中有个好玩的事情,蹲点查黑快递,没找到文件,把货物电视机给没收了,判定电视机里的说明书也属于文件,属于违法,这在当时的确发生过,并非是搞笑剧情。

回忆起来,当时我们与稽查大队斗智斗勇的经历,老一辈快递人都应该记忆深刻,如何躲避稽查,如何与稽查搞好关系,甚至于如何与邮管局对着干,并对簿公堂,相信快递老人们的斗争经验应该都很丰富。

还记得当时与南京邮政的对簿公堂,当时联合执法,冲到我在的公司查扣了几十个快件,搞的我怒火冲天,这个憋屈啊。客户的快递是我们的命。

第二天去了邮管局,已经不记得当时邮管局那个领导的名字,只记得他很矮,后来背后一直叫他矮骡子,希望当他看到此文时勿怪,当时年轻气盛,的确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这里对当时南京邮管局领导说声对不起,虽然此事已经过了快20年。

再说当时的事情,第二天忐忑的去了邮管局接受处理(当时记得在鼓楼,其实当时去的时候的确感觉那里是衙门,高高在上)。邮管局对我的处罚是3万元,并且承担暂扣快件转EMS的费用。

当时3万元对我们这种创业黑快递是个不小的数目,真的没钱交罚款,所以想了一个法子,我们打官司,或许那是当时年代快递行业里第一个敢站出来与邮政打官司的黑快递吧。

官司怎么打?找执法漏洞呗,于是搬出行政诉讼法一通熟读,然后告南京邮政管理局行政执法流程违规,即第一次查处,口头警告,并开出整改通知书限定30天内整改,第二次查处才罚款。

上法庭得请律师,当时穷,请不起律师,那就我们自己上吧,自己辩护,连诉状都是自己写。结果还真的立了案,你得相信中国的法院还是公正的。

开庭当日,针对如何定义邮政专营的文件有了争论,其中我们提出的一点,载有信息载体的制品都属于属于邮政专营,那电视机里有说明书,这个也是邮政专营吗?指鹿为马嘛。当时把对面邮政的人说的大眼瞪小眼。

开庭后没有当场宣判,因为的确邮管局的行政执法有违反流程之嫌。当时的背景下,大家其实讲究的都是面子,快递江湖嘛,行走江湖,靠的就是面儿。

于是当天晚上就约了个饭局,邮政和我们的人一起吃个饭大家聊聊,这事怎么破,因为大家都下不来台了。我没有参与当晚饭局,总有人唱白脸,有人唱红脸。最后一顿饭的结果是我们撤诉,接受处罚,处罚金额减少。同时大家心照不宣,不打不相识,以后少查我们就是了。

当时年代的产物,复盘起来,如果当时坚持打这个官司等判决,的确我们会赢。但同时算彻底结下梁子,邮政后面一定会追着我们打,我们也怕啊,毕竟当时快递是我们的全部,吃饭家当啊。

时过境迁,当时做快递的确很苦逼,电视剧中的背景,已经是好很多了,做快递有车很牛了,我们都是骑自行车送快递的,一直到90年代末才开始能够有能力买台小面包车,长安面的或者昌河大发。

我们当时住的都是一个民房,吃饭工作睡觉都在一起,到了晚上,十几个快递员挤在一个小房间,要么高低床,要么打地铺,作为老板,能睡沙发,并在接电话的唯一办公室里独住,那已经是很好的待遇,心满意足。

记得最惨的时候,我曾经睡过西湖边的长椅,身上只有20元,租不起房子,卷缩着睡会,然后晚上11点要去火车站接货,早上一早要去送快递,当时唯一值钱的就是一个BB机和一辆自行车,也正是在那时,我认识了那些同为黑快递的快递创业者们和先驱者,后面我会讲讲这些快递江湖的老人。这就是20多年前的真实状态,社会底层,生存状态恶劣,出个门见到亲戚都不敢说自己是做快递的,因为别人看不起。

02

快递江湖的老兵们

来说说快递江湖的老人们,第一个想讲的人是金任群先生,他是我的师傅,也是当时一起为之奋斗的好老板。现在还在快递江湖圈里唯一留存不多的快递活化石了,哈哈哈,金老您莫怪。

我还记得第一天做快递的情景,金任群先生把我这通调度啊,当时行业里有个约定俗成的方式,第一天进来的快递员都要磨练磨练,吃吃萝卜干饭,很像在部队,新兵蛋子都需要操练一样。

作为快递新人,第一天自然要操练我下,那天下着大雨,我还自己骑着山地车送快递,整个一天下来,回到家倒在床上已经趴了,后来看了下地图,第一天他竟给我跑的都是远的地方,那天骑了100多公里,真实的是,屁股到家很疼,脱下裤子一看,原本嫩嫩的屁股已经磨破了,和湿内裤连在了一起。所以那时总结出了第一个经验,做快递千万别骑山地车,那不是耍酷,山地车不合适啊,坐垫不行,骑起来很累,轮胎太粗了,摩擦力太大。

第二天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力量,或许是因为年轻与无知吧,又去做快递,但那天开始我骑车都是翘着屁股骑的,真的不是故意想耍酷啊。和金任群先生在一起创业时,也有不开心过,吵过过,赌气过,也斗争过。但往事随风,金先生一直是我心目永远的师傅,哪怕最后创业失败各奔东西。

与金先生交集的故事很多,再追忆下去,就显得我们都老了,可我还不认为自己老,哈哈哈,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了,有机会我们一起喝酒。

再来说说江湖的一个传奇人物,申通快递最早的创始人之一:聂腾飞先生。很多新人或许都不知道他是谁,他是现在韵达快递创始人聂腾云先生的兄弟。

非常可惜,故人早逝,对他一直满满的回忆,直至今日,还清晰记得他的样子,瘦小,干练,爱爽朗的大笑。

认识聂腾飞先生是在杭州,我们一起晚上接火车,很多看客可能不了解,当时做国内快递买不起汽车,都是通过人带快递上火车,两头坐火车,当中的站点在火车站接火车,把送到下个城市的快件丢上车,把要送这个城市的快件丢下车,火车上的人就是押车员,而接火车的人当地城市的老板,责任重大。

和他认识就是在火车站认识的,因为都是做黑快递,每晚大家都能在站台见到,见的多了,一看对方也是做快递的,自然就热络了起来。熟悉后,我们也有空一起聊天,相互串门,还记得当时申通最早的办公地,武林新村的居委会平房,那时中午送快递路过,还经常去看看他,一起侃大山聊会,顺带讨碗水喝(当时农夫山泉还是很贵的,不舍得买)。

后来因为各自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快,见面机会也就少了,当我们大家都发展的不错的时候,突然接到消息,聂腾飞先生发生车祸往生了。当时我就楞在那里,许久不能回神。这里必须缅怀聂先生,中国的快递江湖始终有你的存在。

后面快递江湖里发生了因此事而引发的很多故事,这里就不说了,应该已经有很多人写过,大家愿意了解可以去搜下相关资料。但聂腾飞先生是中国快递江湖里的传奇,这点相信大家都毋庸置疑。

再来说说另一位已经仙去的故人:许文伟先生。许先生算是最早一批做快递的人士,93年的快鸭快递,在上海是响当当的市内快递公司,曾经与之齐名的还有东方快递,以及当时我与金仁群先生一起创业的闻达快递,这三家公司都是从市内快递起家的,只是后来各自走的路不同,闻达转型做国内快递,快鸭转型做项目配送,东方快递曾经坚守市内快递很多年,但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陨落。

今天的城市宅配市场,以及出现的城市闪送市场,其实都是老酒装新瓶,随着科技发展的进步,电商的崛起,配送玩法不同而已。后面有机会我可以写一篇关于城市配送物流的文章,这里暂且不说。之所以提许文伟先生,他在中国快递行业里写有浓墨重彩的一笔,快递江湖圈里不会忘记您。去年的双十一的时候,听闻许先生仙逝,当晚没有睡着,原本那时一周前还约了说一起聚聚,聊聊生意叙叙旧,哎。

他的葬礼我没有参加,只能远远的追忆,一个是当时的确有事无法参加,还有一个或许是我内心无法面对,不想以哭泣的方式是追忆许文伟先生,我还记得您爽朗的笑,愿我们各在一方都能继续快意江湖,笑谈风云。

在快递江湖里其实还有很多传奇人物,一个个评论下来,估计要写成一本中国快递人物编年史了。这里我就不写了,各位江湖上的兄弟望谅解,如果非要写,大家赞助出个稿费吧,对于我这种眼睛已花的中年人,面对电脑长时间码字实在是件很累的事情。

来源/老晕说

作者/老晕说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