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桐庐首富陷监狱风云:靠10亿分红掏空公司,20亿豪赌快递血本无归

物流指闻   |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   2020-06-23   |   0 0

2019年12月,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警方采取刑事措施,理由是涉嫌职务侵占。事发后,兰州民百还曾发布公告称,朱宝良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高达1173.56万元。

兰州民百用一则公告,揭开了实控人,昔日桐庐首富的监狱风云。

6月20日晚间,兰州民百发布公告称,兰州民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20年6月19日收到控股股东红楼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红楼集团正在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红楼集团实控人为朱宝良,另一大股东洪一丹为其妻子。红楼集团靠投资小商品市场起家,2003年为拓展多元化经营,入主兰州民百。

2019年12月,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警方采取刑事措施,理由是涉嫌职务侵占。事发后,兰州民百还曾发布公告称,朱宝良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高达1173.56万元。

01

朱宝良的“红楼梦”

朱宝良成为首富很早,收购兰州民百仅一年,他就登上了富豪榜。2004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朱宝良以28.3亿元成为桐庐首富。在这个快递之乡,“四通一达”诞生之处,他却凭借零售成为首富。

朱宝良起家时只有3000元,靠租门面卖衣服起家,后来开过劳务公司和外贸公司,成功捞到一笔初始资金。1995年,他创立金都事业有限公司,借着杭州产业结构大调整的机会,租下杭州第一织布厂位于市中心的厂房,改建成杭州家电城,一举发家。

此后,朱宝良连续出击。1996年,他又租下杭州都锦生丝织厂市中心地段的空闲厂房,花了1500万元装修,建成杭州金都鞋城。1997年,他再次租下杭州福华丝织厂在凤起路的50多亩土地,投资1.3亿元建成了有4万平方米营业面积的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

三次投资,让朱宝良的身家在1998年变成2.5亿元,也顺势闯入上海滩,在徐家汇开办了占地2万平方米的上海宝良家电市场。

但这一年代的朱宝良尚未真正走入公众视线,真正让他拥有富豪之名的是在2000年,完成对桐庐县旅游总公司所持有的浙江富春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49.6%的国有股权收购。朱宝良仅花了9000万,就成为全国首位受让国有股的民营企业家,一战成名。

以此为开端,朱宝良正式涉足资本运作。他先是以5500万元的价格收购南京夫子庙附近新浪潮广场长期使用权,并打造南京杭州环北市场;又以14.01亿元拍得浙江省丝绸集团100%国有股份;还耗资4.6亿元获得位于上海城隍庙核心位置的福都商厦。

这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只花了不到一年。2001年5月,朱宝良的金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浙江红楼旅游集团有限公司,2004年又更名为红楼集团有限公司,“红楼系”呼之欲出。天眼查数据显示,时至今日,朱宝良手下实控公司仍多达50家。

02

靠分红套现近10亿

如果能老老实实搞零售,朱宝良的资本局不会败得如此彻底。但2004年完成对兰州民百的收购后,一系列围绕于此的资本局已悄然展开。

2009年,朱宝良夫妇100%控股的红楼集团以8.43亿元收购上海永菱、上海乾鹏各100%股权,两家公司早已没有实际业务,核心资产是他们手中的地块。2016年,通过资产置入,使这两家公司称为杭州环北子公司,2016年6月,杭州环北被注入兰州民百。

2018年3月15日,兰州民百以24.60亿元价格出售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基于这笔出售资产交易,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4.49亿元。朱宝良本人却因这两块地获利近16亿元。

对于兰州民百来说,2018年虽然出现巨亏,但却出人意料地成为A股“分红王”。2019年1月30日晚间,兰州民百公布2018年度报告,公司每股收益为2.023元,每10股派现金红利16元,合计派息12.53亿元,成为当年沪深股市3000多家上市公司的“分红王”。

根据2018年财报,兰州民百全年实现营收13.83亿元、同比增长1.18%,实现股东净利润15.84亿元、同比增长10倍。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仍有1.35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24.58%。因增速“亮眼”兰州民百,发出两市最强分红方案。

要知道,在2018年年中和三季度末,兰州民百已经实施了两次分红合计派发3.13亿元,加上这次派息,整个2018年,兰州民百分红总额15.66亿元,占全年净利润的98.86%。

当年财报显示,朱宝良及红楼集团,妻子洪一丹合计持有兰州民百62.23%股权,因此,这三笔合计仅16亿元的分红,朱宝良可以拿回9.85亿元。

或许是这次分红透支了兰州民百的“生命力”。2019年,兰州民百业绩急转直下,实现营业收入18.82亿元同比增长36.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6亿元,同比下滑84.46%。

值得一提是,尽管公司业绩下滑,但董事长洪一丹仍拿到150万元的税前报酬,而洪一丹正是朱宝良的妻子。

03

豪赌快递终出局

每个桐庐人都有个开快递公司的梦想,朱宝良亦是如此。

尽管已成为桐庐首富,朱宝良本人却仍对快递业虎视眈眈。2012年7月,经过7夜艰辛谈判,朱宝良最终与深陷财务危机的民营快递公司上海希伊艾斯快递(简称CCES)董事长方元里等签署了并购协议,红楼集团对CCES绝对控股,并承担所有债务。

朱宝良在收购时给出的承诺是,未来3-5年,红楼集团将为CCES投入20亿元,朱宝良还给CCES写下过一个“五年之约”:一年一个样,两年不一样,三年变个样,四年大变样,五年是个样。

收购之后,朱宝良将CCES更名为国通快递,并派驻红楼集团高管前往掌舵。谁知这笔20亿元的豪赌最终成为朱宝良大厦崩塌的注脚。

随着“四通一达”的开枝散叶,快递业开始向头部集中,中小玩家逐渐失去话语权,国通快递在被朱宝良掌握5年后,开始走进下坡路。

从2017年开始,国通快递网点停摆、拖欠工资的风波不断,投诉率急剧攀升,负面消息缠身。此后,国通又陷入业务暂停、加盟商退网的困境。曾有媒体报道称,国通快递每天亏损200万元,总共亏损数十亿元,停下来就是节约成本。

2017年6月,朱宝良在湖南长沙召开华中区域六省联动会议。国通快递将朱宝良的这次行动定义为“开启了他在国通的第一站旅程”。会议召开之前,朱宝良曾召开管理层会议,直言“国通先后已经投入了数十亿,怎么可能放弃?”

朱宝良的动作显然未能拯救已进危局的国通快递。国通快递人事部在2019年3月22日下发停工放假通知,称自2018年以来公司经营困难,处于严重亏损状态,目前已经处于停工状态,并且全国多地邮政管理局都注销了国通快递在当地的经营许可证。

昔日“快递之乡”首富,在豪赌快递后最终谢幕。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作者/仉泽翔

编辑/鹿鸣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