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G7翟学魂:走夜路是物流创业最迷人的部分

物流指闻   |   来源: 晨山资本   |   2020-09-01   |   0 0

G7十年:做产业物联网的「铺路人」

在物流产业,G7的成长故事是一场十年磨一剑式的「蓝海行动」。从蛮荒景象中起步,他们把目光聚焦到一辆卡车的GPS信息上,具体的油耗、车速、里程、驾驶行为数据上,每位司机和他们背后的家庭上……在真实场景中,用技术不断解决问题,并持续发现新的问题。以产业物联网「铺路人」的角色,一步步重新定义产业边界。

今年是G7创立十周年,晨山资本和G7创始人兼CEO老翟聊了聊物联网技术提升物流效率和安全的各种可能性,他的10年To B创业经验,以及接下来5年物流产业的升级之路。

微信截图_20200901101135.png

Q1:你曾说自己这十几年的基本历程是「在物流里找物联网的缝隙」,G7最初是怎么找到这个缝隙的?

翟学魂:G7选择举起物联网的大旗,始于一次偶然的交流。2010年的一天,我在和朋友交流时,意外发现便携式GPS的价格比自己想象的便宜很多,只要400多元。之前印象里这是个昂贵的高科技产品,依靠美国免费提供的、覆盖全球的卫星定位信息,价格要五位数。

在了解到GPS只要400多元的第一分钟,我心里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它生命周期内蕴藏的数据价值,可能已经超过了它的制造成本,这里可能蕴含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机会。

很快,团队开始尝试把这种数据价值兑现。我们设计了一个专门匹配卡车的GPS传感器盒子,搜集并把位置信息传递给远方的车队老板,用一个SaaS系统让老板足不出户、不打电话,就能掌握车、货、人的位置。就这样,G7找到了一个可以不断复制的模式:传感器持续获得数据+基于数据构建SaaS系统=解决客户某个场景的问题。

GPS传感器是G7的第一块砖头,后来我们陆续开拓了车辆油耗管理、安全管理、数字结算、挂车智能化等不同的场景,最终建立起了今天的G7物联网平台。

Q2:其实你在1998年就认识到物流要被互联网改变,回头来看,那段时间有哪些尝试和经验总结?

翟学魂:最初走过一些弯路。曾经尝试用智能手机时代来临之前的半智能手机,基于Java的操作系统,配合一个简单的小程序,去实现「司机运力」和「货主」之间的沟通,就是今天行业说的车货匹配。

当时物流行业依赖信息站,在线下基于熟人网络和专业中介来分配货物运单。我们希望让它更透明更数字化,于是我们一边找人推广这个手机服务,一边找人去信息站搜集信息。但最终彻底失败。

当时这样定制的手机不便宜,要1000多。我们花了很久也没卖出几台。司机和货主都很难接受这么新潮的模式,虽然几年之后人类都习惯了Uber和滴滴,原理是高度雷同的,但结局区别极大。

这个事情的教训就是:从大道理上来讲,物流的互联网化、数字化显然是大势所趋,但创业中一个很关键的因素还是时机和效率问题。

切入时机太早,效率就不够。切入时间太晚,可能机会就错过了。好的创业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切入口。

我们后来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机会,就是刚才提到的,在2010年去做卡车车载GPS。

Q3:从最初只提供GPS产品,到今天成为物流企业一站式运营管理平台和智能资产服务平台,G7的终极愿景是什么?

翟学魂:物流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占中国GDP14%左右,是全社会的基础。公路物流又在中国物流中占7成左右的江山。G7想要成为最受尊敬的物流产业数字化基础设施和产业连接平台,我们希望成为这个社会大基础行业的基础设施,用物联网技术,帮助大家铺出一条新路,一条更好走、更安全的路。

我们会长期专注这一件事。这件事会让物流产业受益,也能间接影响社会中的每个人和企业。

实际上,今天我们的生活都因为物流比20年前远远发达而发生了重大的改变。每次我在京东天猫上下单之后,都会想起这一点。这种上午下单、下午送达、运费特别便宜的体验,在过去是天方夜谭。

Q4:作为经历了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物联网时代的科技创业者,在你看来,过去20年物流产业有哪些进化?

翟学魂:过去20年物流产业有什么进化?可能大家没有特别直观的感受,但是你稍微想一下,一个包裹从北京寄到上海需要6、7块钱,在一切都在涨价的时代,过去20年物流不但没有涨价,反而从20块变成了6、7块。

物流是靠很多人运转起来的,基础的劳动力最少涨价了15倍,另外汽油涨了3倍。能源和人都涨了很多倍。物流不但没有涨价,反而降了价,说明这个产业的效率有了极大的提升,而效率的提升有赖于数字化与智能化,这也是物联网时代带给我们的。

过去20年物流产业经历了二次巨变,即将迎来新的升级。

第一次是20年前,消费品深度分销体系的建立,全国性的专卖店覆盖与渠道扩张,以国美等线下专卖店为代表的销售模式,对于物流网络的覆盖能力、时效等提出了新的需求。

第二次是10年前,淘宝、京东等电商的兴起,「准时达」一时间成为最优能力,伴随物联网技术的兴起,快递快运行业迅猛发展,时效和成本在这十年间都获得了极大的优化,这也使得:上午下单,下午收货,1.2元义乌发全国成为可能。

而这两个十年都是需求引领行业发展,下一个十年将会是技术引领行业发展。物联网与产业将深入融合,与交易交付深度集成,未来3-5年生产资料端的物流将发生和快递快运一样的巨变。

214.jpg

Q5:你曾提到要「把技术能力变成一把匕首」、「做大趋势中的小产品」,在实践中,G7的产品和服务是如何穿透客户痛点、解决问题的?

翟学魂:最重要是扎根物流应用场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实现从单一场景到基础设施的升级。 

从2010年GPS盒子的位置信息服务,到2012年「班线管理」产品切中物流车队痛点后迅速推广普及,再到2016年的车队安全管理服务,以及2018年的全球第一辆智能挂车-数字货舱上市、数字化结算服务上线。

每一次产品与服务上的创新,都是从单一场景出发、切中客户痛点,并通过不断地市场验证和迭代优化,迅速进化成了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这个过程,就是一个技术让行业进步的微小缩影。

G7也正是在深度理解业务场景的基础上结合新技术,逐步实现整个公路物流全链条的生产要素数字化。

其次,To B行业不同于To C,慢即是快,产业升级要耐住性子,技术需要经过时间的积累和打磨才能穿透客户需求,同时只有当数据和客户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看到未来。

Q6:公司网络货运、安全保险、智能装备等业务条线各自的角色和定位是怎样的?如何在公司的业务版图内实现支撑和循环?

翟学魂:网络货运这块,G7是全国首批获得网络货运资质的物联网科技企业。至今已积累3年网络货运实战经验服务1万+货主,覆盖钢铁、煤炭、水泥等多个大宗行业。平台司机数量超过80万,月处理运单量超过50万。

G7安全管家,是国内最大的降低车队运行风险的商用车安全管理服务平台,以 IoT 技术+AI 算法+运营服务相结合,开创了基于安全分,为客户提供千人千面的安全方案,并结合安全小姐姐一对一干预和服务的G7主动安全设备接入的车辆数超过5万台。通过与人保、泰康、平安、太保、国寿等头部财险公司的合作,建立了行业内规模最大的交通事故原因分析案例库。

智能装备这条线,G7旗下有智能挂车品牌G7数字货舱,2019年中国快递快运市场每10台经营性租赁挂车中,就有6台来自G7数字货舱。主要客户包括德邦、京东、顺丰、申通、福佑、德坤、宇佳等。G7数字货舱已成为行业内规模最大的智能资产服务平台。

这三大业务基本覆盖了物流行业的核心痛点,实现全链条生产要素的线上化。对于当下的物流市场,每个业务板块都仍有极大的成长空间。未来三者一定会产生更强的协同效应,当下更注重的是每个业务的成长,以及惠及更多产业伙伴。

Q7:我们看到公司业务长链条特性突出,公司是怎样保证长链条业务有效落地并快速发展起来的?

翟学魂:首先服务模式上,为了克服物联网技术链条长、迭代反射弧漫长的独特困难,我们对服务模式做了彻底的升级——从「按使用付费」升级到「按结果付费」。

例如之前我们是通过SaaS服务的模式帮助车队管理智能化,现在我们直接提供一个集成了IoT能力、装备、金融方案为一体的数字货舱给到客户。针对安全问题,我们现在将安全和保险打通,实现闭环,以一个结果直接交付给客户。客户只需要评判是不是比原来的成本低、效率高,如果不是,就可以不用。这对于业务的快速迭代和真正落地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其次,在组织模式上,我们打造了能快速上战场打胜仗的队伍「feature team」,例如安全保险业务组建了一支横跨安保、产品、研发、运营和销售的团队,在长链条中实现短闭环, 打破组织壁垒,实现业务快速落地发展。

Q8:2018年,G7发起创办嬴彻科技,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研发与智能资产运营服务,赢彻未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翟学魂:在业务模式方面,嬴彻走的是「技术+运营」路线。构建自动驾驶卡车服务网,聚焦中国的干线公路货运场景,自主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与汽车行业合作量产自动驾驶卡车,向物流企业提供高效、节能、安全的自动驾驶卡车资产服务。

目前,赢彻L1和L2级自动驾驶卡车已经签约大约1000台,正在逐步交付,运输货物里程已超过1000万公里。在前不久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嬴彻发布了与中国重汽联合展出的L3工程样车,这是双方在自动驾驶前装量产路线上的重要阶段性成果和深度融合。

2021年底预计交付L3级别量产自动驾驶卡车,我们将最早实现自动驾驶重卡的量产,最早实现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化运营。

Q9:G7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商用车物联网平台,公司的核心竞争优势是什么?

翟学魂:我认为是始终坚持IoT、10年的数据积累和「朋友圈」的力量。

一是以物联网创造生产力,始终坚持「通过技术革新物流行业」的初心,并不断为客户创造价值。

二是经过十年的发展G7已成为拥有网络货运+安全管家+智能装备三大核心业务的公路物流数字化基础设施与产业连接平台。我们拥有深厚的数字积淀,包括链接了160万台车,70000车队,12000油站,日均里程1.3亿,数据量6.8T。

三是朋友圈,G7一直坚持以交十年朋友而非做一两笔交易的认真心态来与人相处,所以拥有了多年来持续坚定投资G7的杰出股东,一起设计创造未来的全球顶尖战略伙伴和7万个客户。并且和我们合作的很多都是比G7大很多倍的超级品牌,例如普洛斯、WABCO、日本丸红等国际巨头。

G7通过和中国人保、太平洋保险等头部保险公司合作,为车队提供安全保险闭环的解决方案,帮助车队降低事故率从而获得更低的保险价格;在物流装备领域,通过与中集、中铝等大型企业协作,为大宗货运提供定制化轻量化的资产服务,其中2020年新推出的数字货舱大宗版不仅具备IoT功能,在自重上更轻一吨使得货车可以装载更多货物。

G7还与找油网、可兰素、新奥能源等企业合作,完成了业内第一张囊括柴油、天然气、尿素、润滑油在内的加注能源网络。

Q10:在物流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你的耐心和信念感是如何培养的?

翟学魂:在这20年中做过很多探索,这段折腾的岁月中,一直不变的主线是,希望用技术让行业向前走一步。

一个产业要解决的问题从来都是很清楚的,你只需要保持头脑清醒,然后坚定不移地在那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上持续长期地投入。在一个产业里的时间越长,就越知道什么是最深入、最核心的问题。这也是To B和To C的区别。

作为CEO,在面对企业成长,一件事情从0到1的过程中,有很多不确定性。也许是团队能力不够,也许是市场成熟度不够,也许再给团队一些时间这事就能成,这完全是一个黑暗当中的决定。

这时候,CEO只能相信一个勇敢走夜路的leader,让他来决定这个夜路是否要继续走下去。尤其是当CEO不能亲自参与从0到1的过程时,我更倾向于多给团队一点时间。

所以,一开始就要选择一个有创业精神的leader。最好是有创业精神的人、有远见的人和有creative thinking的人相互配合。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敢走夜路但不会傻走,不会依赖CEO做出判断。而且我觉得走夜路才是整个创业过程中最有魅力的部分。

Q11:今年是G7成立10周年,团队已扩展到近1500人,在组织管理上,你有哪些心得体会?

翟学魂:很多事情的问题很清楚,方法也不难找到。关键在于你的组织和竞争对手的组织,谁能搞定事情,也就是说,团队能力是能否解决问题的最重要变量。

过去3年,应对产业和自身发展的需要,G7的智能装备、安全保险、结算金融等业务都发生了大规模跨界,我们需要不同领域里经验丰富的人与我们一起共建新的业务形态。

但跨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对于一个组织来说,往往是极度困难、失败率极高的。因此,我们的创始核心团队进行了极其重大的迭代,三分之二的团队成员是新加入的。新成员的加入使整个高管团队的工作方式、思维方式等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人有变化,下面才会跟着有变化。

作为创始人,需要在关键时刻有勇气改变创始团队结构,这样跨界业务才有可能真正实现。 

来源/晨山资本(ID:chenshancapital)

作者/晨山资本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