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复盘:快递八毛发全国,义乌该大笑还是哭泣?

物流指闻   |   来源: 一号公司   |   2020-03-25   |   0 0

义乌快递价格降到让你怀疑人生!前两次降价一次因为拼多多,一次因为直播带货

如果将快递业的竞争比作三国,义乌的地位大概相当于荆州,它是兵家必争之地,也通常是狼烟最先燃起的地方。

3月,春光乍泄,义乌快递业却一夜入冬:有快递公司喊出了每单8毛的价格,很快有另外两家跟进。

自2013年开始,义乌快递价格一直以每年0.6-0.8元的速度稳步下降,但这个从天而降的价格也让所有从业者心悸。

“这是屠杀。”有行业中小从业者这样说。在义乌快递历史上,这是第三次大规模降价,头一次是因为2018年拼多多的崛起,第二次则是全民直播带货的兴起。

01

战争只是暂离,从未终结

快递行业自媒体“驿站”率先发现了这次异动,而降价的信息最早来自一个黄牛群:“快递8毛起,欢迎联系。”

快递黄牛,是义乌的特产,跟其他行业的黄牛不太一样,从业者们通常以区块“承包商”的身份拿到较为优惠的快递单价,加上差价后给到大大小小的电商们。

因为规模原因,哪怕是加了差价,这个价格也比普通电商拿到的快递价格要低,所以,黄牛经久不衰。而他们的动向,也成了义乌快递行业变动的风向标。

8毛,指的是单件快递0.8元发全国。这个价格,不要说利润,甚至不能覆盖成本,算得上做一件亏一件。

开门做生意不赚钱,图什么?

外人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义乌人已见惯不怪。过去的7年时间中,快递价格战在义乌屡次上演,或者说——战争早就开始了,偶尔暂歇,却从未终结。

作为全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也是最早有电商云集的城市,做电商,就得依赖快递。于是,义乌作为一个县级市,居然成了中国快递业务量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广州。

对此,义乌充满自豪,当地媒体《金华日报》在2019年6月发表的文章中提到,“中国占全球快递业务量一半以上,浙江占全国快递业务量的1/5,义乌又占浙江快递业务量的30%。”

根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义乌市的快递业务量大约为24亿件。

这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市场,也是一个你争我夺的战场。

“价格战”,这种易于操作,却又简单有效的战术,从来就跟义乌快递业的发展如影随形。

据行业媒体报道,2013年6月,义乌快递的单均价还是6元。但此后,每年以0.6-0.8元的价格下跌。2016年,义乌天天快递的价格已经压缩到2.3到2.8元,2018年,圆通快递的价格已经进入2.3-2.5元时代。

刚刚过去的2019年,迎来了义乌快递业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价格战,这一年,快递单价平均价格被压到了1.9元,最低时,甚至才1.2元。

几乎所有快递公司都在这场大战中精疲力竭,几乎无法收场。7月底,包括四通一达在内的大小快递公司老板先后来到义乌谈判,才算暂时停战。

但人人都知道,这只是暂停,战争永不终结。

02

大笑的义乌,哭泣的义乌

改革开放成就了义乌,电商又为这座小城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一段时间里,全世界到处都是义务制造的商品,南非的世界杯赛场上的嗡嗡祖拉也是如此。

但大笑的义乌背后,是哭泣的义乌快递行业。

价格血战,是商家常用的手段,目的是做大市场,挤压对手的空间,拖垮弱对手,阻击新对手,再瓜分失败者遗留的市场份额。

它就像行业的兴奋剂,一针下去立马见效,但药效过去后,身体被掏空,而且,一旦使用就无法戒断。

义乌的快递价格之战,成了很好的解剖样本,让我们了解价格战的形成原因:

首先,是从业者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义乌快递行业的价格战始于2013年,始作俑者是成立于2003年的百世快递。相比于四通一达这样的先行者,百世汇通在义乌迟迟无法打开局面。

2013年,百世汇通在义乌首次发动了“均价销售”战略,打破了当地快递的价格默契,很快,百世的市场份额急速上升。圆通、申通,紧随其后,大战开始。

这次战役中,赢家是百世,但被挤出局的,是当地更小规模的快递品牌,比如全峰、国通。

当时的从业者显然想不到,快递价格战,居然会成为传统。

其次,是因为资本的推动。

近几年,四通一达相继上市,快递行业进入新局面。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资本运作远比提升服务更重要,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比盈利更重要。

义乌快递价格战期间,几大快递公司的表现正是如此,“要业务量,不要利润”一度成为常态,资本的推动,加剧了战争的烈度。

第三,电商格局的变化,扩大了战争的范围。

义乌之所以成为快递战争的中心,是因为这里的电商产业。淘宝崛起之时,中小规模的电商企业在义乌遍地开花,这吸引了快递企业的到来,但在快递战争开始后,几次剧烈的降价,都跟电商格局的变动有关。

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义乌快递单均价急速下跌,这是因为拼多多的崛起,小商品在拼多多上销量好,快递业务量也急速上涨,蛋糕大了,快递公司的心思就又开始活动了。

发生在现在的“价格屠杀”也是如此,直播带货导致的全民电商崛起,疫情加剧的线上销售需求,在2020年3月集中爆发,呈现在快递业上,就是竞争加剧,价格血战再现。

最后,在这场战争中,地方政府的乐见其成,值得所有人关注,或者批评。

当市场成为无形之手时,政府的“有形之手”就更加重要,但在快递大战的演变中,义乌地方政府的态度和做法十分暧昧。

更低的快递价格,会吸引更多的电商企业,有媒体报道,近些年,就有深圳千岸、大岳科技、浙江聚米等骨干型电商企业从深圳、北京等一线城市向义乌集聚,而在义乌市顺丰产业园,来自上海的电商企业超过90%。

这是业绩,也是实际利益,于是,在价格大战愈演愈烈时,本应踩下刹车的政府,却几乎没有发生作用。

也许义乌政府认为,低成本的流通,有助于整体的发展?但从危害来看,快递大战,最终损害的,绝不仅仅是快递行业。

对快递行业的损害是必然存在的,甚至在消耗行业的未来。当一个行业没有新玩家入局,只有老玩家在进行资本游戏时,这个行业的未来可能性也就没有了,而体量庞大的老玩家也并不好过,“血肉磨坊”,只会养肥黄牛党,让行业陷入死循环。

而快递的用户——电商行业的商家也会受到损害,过低的价格,会消耗快递从业者的热情,也会让行业的服务质量下降,这样最终损害的,还是商家的名誉与利益,实际上,几次快递价格战期间,货品积压、快递损坏等事故屡次在义乌出现。

03

世界在发展,价格战远不是“最优解”

竞争是永远存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和气生财”只是美好想象,但价格战,远远称不上是竞争的“最优解”。

从本质上来说,价格战是巨头通过低价策略阻止新的商家进入并且使得实力不济的商家退出的手段,目的是垄断,胜利者永远属于耗得起的一方,但胜利者往往也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狮子搏兔”,容易让胜利者产生对商业规则和世界的简单化理解,当真正的对手入局时,先期的胜利者往往会吃大亏,“你靠资本取胜,但总有更有钱的玩家。”

2020年,竞争的核心是什么?

本次疫情让许多商家损失惨重,但也让很多从业者趋于冷静,思考在后疫情时代,到底该如何竞争。

能活下去的企业,除了占据先机不动如山的行业巨头,只有能够真正解决社会需求的企业,资本将更加谨慎,而泡沫将灰飞烟灭。

当然,社会需求是不断变化中的,单纯的价格低,已经不是当今中国最需要的因素,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疫情也让中国人更加理性。

可以断言,在2020年这个不管是商业还是生活都在洗牌的特殊年份,价值链将被重构,产品质量、服务质量会超越价格成为第一影响因子。

如何通过产品和服务让自己从强敌环伺的环境中突围,是中国的大中小商家都应该学会的。

所有行业都将受到这样的影响。

再回头看看义乌,上个世纪80年代,精明的义乌人曾经通过鸡毛换糖,抢占了改革开放的先机。在21世纪初,又借助电商崛起的时机,极大扩展了自己的规模,但当21世纪第三个10年到来时,躺在过去故步自封是不可取的,放任快递战争继续同样不可取。

时代已经变了,想要发展,一切过往,皆是序章。

来源/一号公司

作者/贾磊先生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