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白光利:囚徒困境下的社区团购未来

物流指闻   |   来源: 物流指闻   |   2021-01-28   |   0 0

所有事情最终都将恢复到最原点,品类的不断拓展,最终又变成了全品类的电商的模式,自提慢慢又变成了上门服务。社会到底需求什么样的社区团购?要帕累托最优,而不是纳什最优。——白光利 个人微信公众号:物流行者(ID:Tawangcn)

社区团购是新事物,但白光利却是老兵。社区团购中迅速普及的前置仓、网格仓,他在2015年就已提出。但白光利却又是社区团购的“批判者”,在《社区团购,是资本的狂欢还是堕落?》一文中,他尖锐的指出,“资本巨头与互联网巨头疯狂进入社区团购这个赛道,从物流与供应链和社会意义上存在五个方面的伪命题”。

但白光利表示,“我对社区团购没有任何看法,而且我至今认为,社区团购这种模式非常非常好”。那么,白光利为何批判?在物流指闻举办的洞见2021暨第四届中国物流与供应链驱动者年会上,白光利发表以《囚徒困境下的社区团购未来》为主题的演讲。在演讲中,白光利分析了社区团购的对与错,推演了社区团购的未来,并给出了发展建议。

在白光利看来,社区团购之所以一拥而上,在于资本的垄断性、趋利性以及人性的贪婪,而社区团购本身又是一个可以赚快钱的赛道,此外,也与国人“民以食为天”的内卷思维以及疫情下中国成为资本避风港等因素相关。客观而言,无论是供给侧改革还是需求侧改革,社区团购缩短链条,降低损耗,将无序供应变为有序供应,均有正面意义。此外社区团购网格仓以及团长的招募,对于保就业保民生也有积极作用。

但,成也疫情败也疫情。疫情使社区团购迅速的拓展了市场,同时也放大了它的危害性。“明明应该三五年完成的事情,三五个月他们就要结束战斗。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最终,政府出手,踩下急刹车。也因此,白光利建议,“社区团购要想做好,必须要坚定的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坚定的学习一些重要的文件。”

而就社区团购的未来,白光利推演之后认为,所有事情最终都将恢复到最原点,品类的不断拓展,最终又变成了全品类的电商的模式,自提慢慢又变成了上门服务。其总结道,未来的社区团购将会恢复传统的B2C模式,只不过中间绕了个弯,其实这也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那么,社会到底需求什么样的社区团购?白光利用了两个词总结:要帕累托最优,而不是纳什最优。也即多次博弈,全民参与,从而形成一种最优,而不是有限环境里面单次博弈,一次性直接KO。同时,其也以北京为例,给出了三个发展方案,即行政对传统渠道的引导模式、互联网与传统渠道结合模式以及资本对传统渠道的加持模式。

以下为其演讲原文(经指闻删减整理):

感谢指闻、感谢黄刚的邀请,分享一下这段时间关于社区团购的一点思考。

要说我对社区团购是什么样的看法,我很负责任的说:我对社区团购没有任何看法,而且我至今认为,社区团购这种模式非常非常好,模式真没有任何问题。社区团购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使无序的市场竞争变成了有序的计划经济,所以它本质上是一件好事,能够节约,能够减少浪费。

那我为什么要批判这件事情?它到底有什么样的错误?因为资本和人性的贪婪,特别在这件事情上面,有些吃相实在太难看了,主要是这样一个问题,这也是我们真正应该反思的一件事情。

640.png

01

社区团购的对与错

社区团购为何一拥而上?

第一,由于资本的垄断性,这件事情必然的。特别是资本的垄断性和人性的贪婪,二者合一之后。

资本从来是不讲道德和政治的,这对一个国家来说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分享一组最新的数字,2020年,美国前50大公司,只有两家是亏损的,48家是盈利的。在这50家企业里边,做出了一件非常让人痛恨的事情:裁员20万人,却拿出上千亿的美金交给股东。

第二,资本要赚的是快钱,他们不希望长期的沉淀,社区团购这个赛道非常适合赚快钱。

第三,中国式的内卷。中国人以食为天,我们一说衣食住行,基本上希望全部能拿下,这是我们的内卷思维。而海外,它的思维方式是以天为食,不断去探索,是外侵式的风格。两种民族的理念不同。

最后,生鲜是整个电商领域最后一块难啃的骨头,而且它的供应链确实也有很大的优化空间,从而使得社区团购能够风风火火。

640-1.png

不管怎么样,这些社区团购公司真的进来了。然而,现在这些社区团购平台觉得委屈,为什么?

第一,国家说要供给侧改革,而生鲜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链条过长,基本上五个层级,损耗还非常高。社区团购进来之后告诉大家:我的链条缩短了,我的损耗降低了,难道我有错吗?我没有不符合中央的决策,我没有不符合经济规律。

第二,国家说要需求侧改革,社区团购告诉大家:我把无序供应变成了有序供应,我进行计划供应有错吗?没有浪费有错吗?

第三,保障就业,保障民生,我的网格仓、团长,这么多冗余的人员我都使用了,我有什么问题?

他们做的很多事情确实和中央的指示精神是一致的。这里边真正的问题在于哪里?去年11月份我在云南,跟商务部的人聊天时,提到了一个问题,说:这帮公司做这事有没有错?没错。有没有问题?有问题。问题在哪儿?叫不讲政治。问题出来了,当前最大的政治是什么?第一,去杠杆;第二,打好持久战;第三,六稳六保,然后形成双循环。接下来,需求侧改革。

本来社区团购这件事情非常非常好,模式也很好,也能节约很大的成本。但是成也疫情,败也疫情,疫情使得他们迅速的拓展了市场,但是疫情也放大了它的危害性。明明应该三五年完成的事情,三五个月他们就要结束战斗。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出现了很多的问题,社会责任感丧失,就业不稳定等等。他们让政府和社会来在短期内承接一些不应该出现的问题,所以刹车是必然的。为了扼杀这种歪风,所以“国九条”出现了。

因此,社区团购要想做好,必须要坚定的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坚定的学习一些重要的文件。

02

“阿斗”,能否扶得起来?

在我看来,反垄断真正反的是不正当竞争和不公平竞争。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保持的是六稳六保的局面,我们要求的是民富。

这里分享一个数据,某社区团购平台目前有1000万订单,300万的流水。大家很多是从电商出来的,大家算一下,1000万的订单,300万的流水,三毛钱一件,0.1元一斤鸡蛋,这些都是社区团购干出来的。你说它不是在恶意冲击市场吗?

流量之下应该有底线。但是在中国,现在所有的流量贩子,流量之下真的已经没有底线了。

通过“国九条”,我们来判断一件事情:国家到底是不是在保护弱者?如果是保护弱者保护的谁?如果他是“阿斗”,能扶得起来吗?有三点来验证这个事情:

第一,小店自身。在座的应该有一部分人来自于农村,我来自于农村,我自己种过稻子,我从小的经验就是稻子有倒的,玉米杆有倒的,最好拿镰刀直接把它削掉。尤其是玉米杆,玉米杆如果还没有完全趴秧的话,风一吹后面全部吹倒。对于倒掉的稻谷基本全部拔掉,这是现实。对于小店,它本身就做的不好,它本身就在偷漏税,应不应该把它干掉?如果不把它干掉,它自己能长起来,能长记性,能够焕发青春,通过数字化增强自己吗?你不干掉它,它最终也会死。

第二,资本能够被打压下去吗?巨头会认怂吗?现在很多社区团购都改名了,换个名词继续干,闷声发财,资本就是这样。所以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资本和巨头的自律上面。

第三,外部环境。截止到现在,无论是政府,还是是行业组织,都说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应该干这个,应该干那个,但是谁给出了解决的方案?

640-2.png

因此,无论是从小店自身,资本巨头,包括政府和行业组织,实际都不可能把“阿斗”扶起来。所以,怎么做?

03

社区团购路径推演的未来

我推演了一下社区团购路径的未来。

黄色的是社区团购公司应该做的事情,招募团长,优选商品,汇拢订单,收货发货;中间是团长该做的事情,建群拉人,优选上品,转发分享。

640-3.png

当然,中国人不会满足于现状,而不满足现状也会变成一件坏事。如果我们今天能够卖菜了,我们明天想不想卖鸡蛋,明天想卖鸡蛋了,后天想不想卖手机,卖完手机之后想不想卖黄金,卖完黄金之后,想不想卖茅台。我明确告诉大家,橙心优选已经开卖黄金和茅台了。现在社区团购的一般品类是700SKU,但是橙心优选已经突破到2000SKU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基本直奔两万去,之后十倍、二十倍。引流完了之后,不断的要扩充品类,扩充品类之后,变成全品类,全品类之后,从现在的计划性变成库存存储性。那它跟电商有什么区别?

再看几家互联网巨头。做一件事情,无论新开业务还是收购,有几个要考量的因素:第一个,补充;第二个,共用。美团是能够形成闭合的,吃穿住行,外卖和餐饮,快驴、买菜和这件事情都可以。盒马城里已经有鲜生,乡下最好能够有优选,形成城里城外的闭环。拼多多有一种天然的屌丝情结,京东是害怕被人抄了老家。最搞笑的一件事情就是滴滴,到现在我也认为滴滴具有崇高的共产主义精神,就是免费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做贡献,我半天没想明白到底要跟它哪个环节形成闭环。刚才黄刚说丰伙台,它是快递送货上门,其他家都是次日自提。服务要往前一步,走到人家门口,这和落地配,和现在的京东物流有啥区别?盒马也干了一件事情,次日自提不成了,必须要保证人家中午一餐,这不就相当于今天电商的211吗?又有什么区别?

在路径推演上面,我想说的是,所有事情最终都恢复到最原点,又变成了全品类的电商的模式,自提慢慢又变成了上门服务。所以,未来的社区团购将会恢复传统的B2C模式,只不过中间绕了个弯,其实这也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04

社会到底需求什么样的社区团购?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社区团购?在这里边有两个词语:第一个是纳什博弈,另外一个是帕累托最优。

我们经常听说的二八法则就是帕累托法则,帕累托最优最大的问题是多次博弈,全民参与,从而形成一种最优;而纳什博弈最大的问题是在有限环境里面单次博弈,直接KO,一次性。后者就是巨额资本对小店这个类型:在有限的时间,有限的条件下一次性KO。因此,我们的社会需要的是帕累托最优,而不是纳什最优。

应该如何来破除这个僵局?我对上海不是特别熟悉,这里以北京新发地为例。

这是北京新发地,在北京西南。在北京新发地周边,也就是各个郊区县,实际来说有通州的八里桥,包括昌平的水屯,顺义的石门市场,丰台岳各庄批发市场,它是这样一个布局。现在北京是怎么做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叫新发地社区便民服务站——新发地在做自建网络,统一形象等等。但是我想说的是,这种方式是错的,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怎么来做,还是这样。

640-4.png

在这个过程当中,新发地永远是一个供货的中心,而所有这些地方距离最短。大家很清楚,都是做物流的,从这儿遍布全北京市,和从就近的郊区县,它的路径长短是不一样的,它中间用的车次,能够对于污染的减少都是不一样的。我不深度解读这张图,相信大家都能看明白。在这个过程当中最主要的,各个郊区县整合的是现有的存量市场,而不是对社会进行增量市场,不是浪费。这是第一种模式。

第二种,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推进互联网和传统渠道模式的结合。比如说美团完全可以和八里桥进行合作,所有这些菜不需要非得到新发地去批,由八里桥来进行整个批发,美团进行小店整合和赋能。盒马现在已经在很多小的菜市场进行了优化,盒马联手社区进行菜市场的改造,也完全可以和周边一些区县的市场进行合作。京东在和地利集团进行合作,在做整个生鲜的大改造。这都是互联网方面的整合,这是最优的一种方式。

640-5.png

还有一种是资本的整合,像高瓴,完全可以对八里桥、岳各庄市场、石门市场进行改造,生鲜冷库全部追溯、可控等等这些进行大资本的投入。我们还完全可以利用保定的新发地,而不用北京的新发地,北京的新发地地价太贵。

640-6.png

另外,我在这里边提供了一个案例,我在去年底投了一家公司,专门做赋能小店零售。说白了,就是要让农民自己拿起武器。光告诉资本不要打他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要让他们自己手里边有工具,这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最后总结一下,实际而言,通过社区团购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很多东西其实蛮糟糕的,一窝蜂,看客的心理。活不下去了,总是寄希望于包青天,寄希望于政府,自己不去努力,对于资本和强权的畏惧,这种国民性依然烙印在我们心里和身体里。很多人仇恨的从来不是地主,包括很多打工的也一样,从来没有仇恨老板,我们只是在想为啥我不是老板。

因此我也希望,更多的人,包括指闻,包括黄刚老师,能够更多的探讨一种模式、工具、方法,真正的让小店自主拿起工具,才能打败这些资本,否则永远不可能翻身农奴得解放,我觉得这个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另外,我也呼吁一下所有的行业参与者,不要盯着别人来救自己,佛救自救者。

至于政府做的很多事情,出发点是好的,但我也想说一句,对社会底层的保护有些时候恰恰是对落后的保护,更好的方式应该是促进转型,进行工具赋能,这种发展才更有意义。

来源/物流指闻(ID:wuliuzhiwen)

白光利个人微信公众号:物流行者(ID:Tawangcn)

*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物流指闻立场。转载此文章需经作者同意,同时注明作者姓名及来源。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0

0

我们期待与您互动,不要吝啬您的建议与意见。

黄刚老师深入交流请加微信:huanggang36
商务合作、爆料、投稿请加微信:logvip56
猎头、跳槽、招聘服务请加微信:headscmhrv

汉森商学院学员申请咨询请加微信:scmschool
线下活动、峰会合作请加微信:scmgroup
投稿邮箱:tougao@headscm.com

扫描二维码
关注物流指闻微信公众平台
更多深度策划、最新资讯、行业报告、现场视频,欢迎在微信中搜索“物流指闻”,或用微信扫描二维码,添加关注,将行业收录指尖。

汉森总部电话:010-62656566(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30-18:30)   地址: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荣华南路13号中航国际广场L1栋9层

汉森供应链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0020813号-1